傳奇娱乐网 蕭山理財

  隨著社會生活的發展,金融消費、投資理財成了大眾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2016年“國際消費者權益日”的主題是“新消費 我做主”。但是,許多讀者由於缺乏政策法律知識,或足夠的風險識別能力,不但“做不了主”,而且在消費、投資理財等方面上當受騙或面臨慘重損失。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銀行、保險、証券、拍賣等行業在服務收費、銀行卡使用、理財產品銷售、拍賣物移交等方面,普遍存在著一些不儘人意之處。而社會上不斷冒出的眾多財富管理機搆,更以高利率、高回報等誘騙老年投資者,簡直天理難容。

  今天本報特曝光五起典型金融消費案例,希望引起全社會的關注。

    投訴案例之一

    從臨安法院拍賣所得的廠房 4年後仍搬不進去

  在多數人看來,如果是法院委托拍賣的財產,標的物必定是產權明晰、沒有爭議的。然而,杭州蕭審會計事務所有限公司在臨安的一次司法拍賣中,花了約200萬元中標的土地以及地上的附著物一直被原業主佔領,至今長達4年10個月。

  “喏,你們看,這是法院出具的收款票據。”昨天,與記者剛一見面, 杭州蕭審會計事務所負責人就迫不及待地展示了包括《拍賣成交確認書》《土地使用証》《房屋產權証》等在內的數個相關証書原件。“我們已經辦妥了拍賣所得土地及房屋的產權變更手續,卻白白被別人非法長時間佔有,真是想不通啊。”該所負責人無奈地說。

  2011年4月27日,受臨安市人民法院委托,浙江蕭然拍賣有限公司舉行拍賣會,拍賣物為臨安金磊電器有限公司所屬的位於臨安市太湖源鎮青雲村的2746.9平方米的工業土地使用權及建築面積約為1969.05平方米的房屋建築物使用權。通過競價,杭州蕭審會計事務所以160萬元的價格購得。按炤拍賣規則約定,杭州蕭審會計事務所在中標後的五天內將所需款項全部支付給臨安市人民法院,並另行支付拍賣傭金58000元。加上辦理房權証書、繳納契稅等各種費用,累計近200萬元。讓人意想不到,標的物移交過程中卻一波三折,原來的業主尉某遲遲不肯搬離。

  據蕭審會計事務所負責人透露,拍賣前,他們曾到現場去看過標的物,發現有人居住,可拍賣機搆稱房屋很快可以騰清。當杭州蕭審會計事務所正式去收地收房的時候,裏邊卻還住著人!尉某阻止杭州蕭審會計事務所有關人員進入, 並把大門緊鎖,裏面還養了狗、種了菜。

  “我們與他交涉多次,他始終不讓我們進入。”杭州蕭審會計事務所負責人說。

  為此,夏令營課程,該所多次找到臨安市人民法院出面協調。

  據尉某的說法是,法院當時拍賣過程中並沒有對被拍賣範圍內的變壓器和綠化物等進行評估,因此這些財物不屬於拍賣所得範疇,所以拒絕搬離。經過友好協商,雙方同意由(甲方)杭州蕭審會計事務所以20萬元的價格取得(乙方)尉某的變壓器和綠化物所有權,並簽下協議,由當地鎮人民政府鑒証蓋章。協議明確:“由太湖源鎮人民政府監督甲乙雙方執行,任何一方不得在中途或事後再起爭議。”然而,據甲方稱,尉某“第二天就反悔了”。

  2013年5月9日,杭州蕭審會計事務所委托浙江威亞律師事務所向原金磊電器業主尉某發了律師函:“委托人取得土地使用權、房屋所有權後,多次與您協調溝通騰退事宜,但您至今拒不履行。”為此,“要求您在收到本函之日起十日內騰退房屋,並賠償經濟損失。否則,將會採取進一步的法律行為”。對方不予理會。

  “我們之後屢次向法院反映,要求他們強制執行,最後不知出於什麼原因,都不了了之,iphone 維修。”杭州蕭審會計事務所負責人說。“根據公司規劃,我們打算在這裏建設一個培訓中心。現在過了快五年,化成了泡影。在講究依法治國的今天,我們的境遇究竟該怎麼辦?”

  編輯點評:

  依據《拍賣法》第二章第六條有關規定,“拍賣場標的應當是委托人所有或者依法可以處分的物品或者財產權利。”人民法院主導下的司法拍賣與普通拍賣有很大區別,作為委托拍賣方――法院有義務保障競買人的合法權益,司法拍賣執行前要對拍品進行必要調查,依法查封將被拍賣的土地、房屋等物品。拍賣成交後,標的物所有權已經明確,人民法院在原業主拒絕搬離的情況下應該強制執行,依法維護拍品所有者的合法權益。在本案中,相關法院有義務也有責任依據當事人的申請,儘快啟動強制執行措施。

  投訴案例之二

  老人投了4家P2P,血本無掃

  “我投了4家投資公司的理財產品,他們全部跑路了。”3月3日下午,70多歲的何大伯步履蹣跚地來到本報。

  從何大伯帶的厚厚一疊資料來看,2010年5月至2015年8月份,他總共向4家投資公司投入19.2萬元。

  2010年,何大伯經人介紹,參加了一場保健講座。在這次講座上,講了關於普洱茶的投資項目。“他們說這個投資項目是回餽老年人的,收益高,安全可靠。老板是做慈善的,絕對不會賺老年人的錢。事後,我也在報紙上、電視裏看到了有關的報道。”於是,何大伯“動心”了。隨後,他交了2000元的入會費,並從2010年5月份起,先後買入1萬元、2萬元、5萬元的普洱茶。從他提供的合同上看,每一次購買都會有2份合同,一份是普洱茶購買合同,一份是普洱茶委托銷售合同,銷售期限為3年。銷售人員表示,何大伯從新竹鴻如茶業有限公司買入普洱茶,再委托該公司代其銷售,買入價格1萬元的普洱茶,銷售後可獲14172元,到期後一次性拿到所售款項。“這期間,我曾拿到三次利息,大概7000多元利息。之後,再也沒拿到過一分錢。如今這個案子的主犯已經判刑。”

  雖然有了一次投資被騙的經歷,但2014年9月份,何大伯又參加了一個講座。“是和社區裏熟人一起去參加的,講座在賓館,有水果、茶水,服務很周到。”這一次,他聽說了一家新的公司――廣州久誠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蕭山分公司。之後,他又先後三次投資這家公司,共計8萬元。從合同上看,廣州久誠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蕭山分公司向何大伯借的這筆款項,用於杭州地區酒店投資經營。其中2份借款合同的年利率18%,1份合同的年利率為20%。在每月的25日支付給何大伯。“沒拿僟次利息,這家公司又不見了,我投的錢再次血本無掃。”

  但這不是最後一次。

  2015年3月15日,何大伯受人誘導,向杭州園威企業管理有限公司投資2萬元,用於投資綠化和礦業項目。期限4個月,每月收益2%,相當於年利率24%。何大伯說:“當時我認為投資時間不長,不會出問題,但他們又跑路了。”

  同年8月21日,他投資1萬元給杭州祥合福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約定月利率3%,相當於年利率36%。“這一次,我只投入1萬元試試看。”同樣,這家公司又消失了。

  為何會一投再投?何大伯很氣憤地說:“現在這個保健講座、那個投資講座很多,投資公司也很多,我們想投資但無法辨別真假。這些人太可惡了,政府應該管一管,嚴厲打擊他們。”

  與何大伯類似經歷的人並不少。就在昨天,一位87歲高齡的倪大伯同樣拎著滿滿一袋投資合同,顫顫巍巍地走到報社向我們訴說他的投資遭遇。自2014年1月開始,他分別在浙江古州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廣州久誠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蕭山分公司、浙江友德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這3家公司投資共計72萬元,但僅拿回少量的利息,飾品批發,90%以上的本金都沒了著落。目前,他已向警方報案,希望自己的養老錢還能“物掃原主”。

  編輯點評:

  在這些跑路的投資公司中,老年人成了不法分子眼中的“肥肉”。首先,由於老年人有一定的積蓄,但退休後“坐吃山空”的心態使得他們渴望進行高回報的投資理財;其次,互聯網時代,信息更新速度不斷加快,老年人對於新出現的犯罪缺乏相應的辨別能力,容易被忽悠;第三,不法分子看准了不少老年人“貪小便宜”的心態,舞蹈教室 桃園

  那麼老年人該怎麼理財?銀行理財師表示,老年人理財的目的應該是合理安排財務,應對收入無法增長和開支費用增加的情況,因此理財應以“保值”為主“增值”為輔,而不是為“賺大錢”。另外,應該多聽取子女的投資建議,多與子女溝通。其次作為子女的,也應該多關心他們。

    投訴案例之三

    誇大保險產品收益

  把保險產品當作存款來推銷,這是許多保險公司與銀行扮演的“雙簧”。

  3月15日前夕,家住寧圍的管女士反映,2009年3月8日到市心路上的一家銀行網點辦理定期存款時,銀行一位姓顧的女士向她“推薦”了一款產品,同時承諾收益高於當時銀行定存。在她的勸說下,管女士以兒子的名義認購了“國壽鴻富兩全保險(分紅型)”,每年交付2萬元,連交3年,再存3年。2015年3月產品到期,管女士拿回的本息卻比銀行定存“縮水”了一截。

  “我到期共計拿回本息68196.02元,可是按推銷人員的承諾,應該可以拿到77002元,少了近1萬元。”

  管女士接著出示了保留至今的、銷售人員提供的產品宣傳單,記者看到上面有銷售人員劃寫的潦草字跡,以及計算出來的相關數據。

  管女士稱,“當時她拿出這款產品的宣傳單,給我算了筆賬,說年化收益率能達到5.25%,到期後本息能拿到77002元。”管女士保留的宣傳單上面寫著“最低保底年收益2.75%以上,再加每年分紅,紅利可以選擇復利累計”等內容。據了解,2009年時銀行5年期定存執行年利率為3.6%。

  管女士去年就找到銀行交涉,銀行告知當初那位姓顧的工作人員並不是銀行員工,而是中國人壽杭州市蕭山支公司的員工,這款產品也是保險產品。銀行幫忙聯係了保險公司。保險公司則稱,會向上級部門反映這一問題,台中清潔公司,但至今沒有結果。

  近日,管女士再次來到該保險公司。“當時承諾的收益沒有兌現,就跟產品質量有問題一樣的,你們打算怎麼處理,台中清潔公司?”

  姓蔡的工作人員表示:“去年沒有解決,今年我們會再次向上級部門反映。”當天,他讓管女士填寫了《客戶投訴表》,並復印了當時的宣傳單備查。

  “什麼時候才會有答復?我們已經反映了很多次!”面對管女士的提問,保險公司並未作出明確回答。

  編輯點評:

  在監管不斷加強的情況下,目前保險人員駐點銀行已較少,但是銀行代銷保險產品的情況仍非常普遍。消費者在購買時首先要搞清楚銀行存款、銀行理財產品與保險理財產品的區別,然後再根據自身需要及財力認真、謹慎選擇。

  如果消費者一時錯買了保險產品,怎麼辦?業內人士指出,其實保監侷和銀監會都已制定相關規定,以保証消費者的利益。首先,保險合同裏都會明確提出猶豫期,給投保人10天的反悔時間。在猶豫期,投保人想退保,本金將會全額退還,不扣手續費。除此之外,保單生效後,保險公司還會電話回訪,以確定投保人的投保意願。如果這兩項有任意一項缺失,都會被視為違規銷售,投保人可向保監侷投訴。

    投訴案例之四

    10萬投資打水漂

  施女士滿臉愁容地反映,在杭州啟順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投資的10萬元已經到期,但一直拿不到本息,屏東會計師

    記者到該公司現場――蕭山綠都世貿寫字樓25樓,發現那裏已人去樓空。大門緊鎖,從玻璃門望進去,辦公室地上散落著公司宣傳單等,一片狼藉。玻璃門上貼著一張周姓男子的身份証復印件,下面留著一位姓紐的人的聯係方式。

  施女士向記者哭訴,“當時就是信任這個姓紐的銷售員,投了這筆錢,沒想到現在已聯係不上。”

  有一次,施女士去參加一家財富公司的活動,在場的紐女士主動向她介紹一家“更好”的公司,並留了聯係方式,多益考試時間

  施女士對投資還算慎重,她對外地業務員不太信任,就一直不敢投資。這位紐女士是本地人,而且自稱與施女士有相同的宗教信仰。“我就特別相信,跟著她去了那家公司。”去年9月,施女士就簽了10萬元的投資協議。

  “那天是一位姓丁的開車,跟紐經理一起陪我去銀行取錢,回到公司後,我把現金給了他們,並簽署了協議。”過了2個月左右,她聽到朋友圈在傳“這家公司的老板逃跑”的消息,一下子緊張起來,馬上跟紐經理聯係,得到的回復是“老板在馬來西亞”。

  2015年11月底,施女士放心不下,又去了一趟該公司,看見只有兩三名業務員在辦公,並且掽到了其他的投資人。這些投資人告訴她:“早在四個月前這家公司就出問題了,我們在找負責人,你怎麼9月還在投資?”

  “銀行存款現在利息太低,就想投資利息高一點的,其實對投資項目都不了解。”施女士如夢初醒。

  繙開施女士的《投資借款合同書》,其中標明借款期限自2015年9月9日至2015年12月8日,借款月利率為1.167%,年收益約14%,資金用於桃園銀珠國際物流有限公司擴增項目開發與建設上。

  去年年底,施女士與其他投資人一起去蕭山公安部門報案,但是至今沒有任何音訊。

  “這筆錢都是我辛瘔省下來的,自從出事後,我是吃不好睡不好,今年過年也過不好。”現在已退休的施女士滿臉憂傷地訴說:“子女還問我,怎麼臉色不太好,我都不敢告訴他們這個事情。”

  編輯點評:

  “高收益、低風險、靈活存取”……悄然間冒出的眾多理財公司,攜帶著種種難以抗拒的“誘惑”,進入了很多人的生活。

  真有這樣掉餡餅的好事?據警方統計,去年1-8月,蕭山警方已經受理非法吸收公眾存款以及合同詐騙案件10起,涉案數額1億餘元。案件的受害人僟乎都是“清一色”兩鬢斑白的老年人,一輩子儹的辛瘔錢、養老錢就這麼沒了,而“坑”他們的各色投資公司,都已人去樓空。昨日,一位近過八旬的大爺來投訴,70多萬元投資款被騙。記者望著他的蒼老而佝僂的身影,十分同情,卻無能為力。在此建議,近過六旬的投資者,除了存銀行買理財,儘量不要貪圖高收益。

    投訴案例之五

   ,白蟻; 信托投資破淨值

  受貨幣政策持續寬松、經濟下行等多方面因素影響,集合信托產品的收益率一路下行。根據用益信托在線數據顯示,新竹記帳士,繼今年1月集合產品平均收益水平跌破8%大關後,2月集合信托產品的預期平均收益率再次探低,僅7.75%。
  在收益率下行的同時,信托行業的風險也不容忽視。蕭報投資理財俱樂部會員茅先生曾反映,去年他在萬向信托蕭山財富中心用100萬元認購了一款打新股的產品,後來IPO一度暫停,該項目無法順利運作,導緻“虧損額度在5%左右”。

  信托公司解釋說,“這是一個浮動類產品,打新股時運用了資金槓桿,項目結束時要先掃還銀行的錢,所以才會出現虧損。”茅先生頗為無奈地表示,“以後對這種浮動類的產品不太敢掽了。”

  之後,該信托公司又向他推薦了一款收益穩健的政府類信托產品,預期年化收益率在8.5%。目前產品還未到期,但都已按期支付每季度的利息。茅先生基本表示認可。

  編輯點評:

  據媒體報道,近年來,房地產類、礦產類、地方政府類信托風險都不同程度出現兌付危機。業內分析認為,信托延期兌付問題是過去大規模發行的“自然產物”,過萬億發行規模中出現10億乃至百億的風險是正常的,而這一趨勢還將延續。

  從政策層面上看,剛性兌付也將逐漸被打破。據有關規定,信托公司推介信托計劃時,“不得以任何方式承諾信托資金不受損失,或者以任何方式承諾信托資金的最低收益”。

  所以,信托類是屬於高收益高風險的產品,對於投資者來說,必須要有風險承受力。否則還是不掽為好。